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9章 倔脾气小说

第9章 倔脾气小说

发表时间:2021-05-04 21:23:20 作者:浅显

见闻清尘一副很好奇宝宝的样子盯着顾筱曼,程司白转眸望了几眼冷着脸,自顾自自吃菜的慕问之,缓和笑容认真地的问着:“问之,相必她是之后你说起过的宫小姐!”此言一出难免会尴程司白是属于那种整天扬起笑脸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他越是极力掩饰自己天生自带的和煦微笑,顾筱曼就越觉得他脸上的笑容带着满满的嘲讽。。

>>>《爱是自由惹得祸》章节目录<<<


《第9章 倔脾气》精选

见闻清尘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盯着顾筱曼,程司白转眸望了一眼冷着脸,自顾自吃菜的慕问之,收敛笑容认真的问道:“问之,想必她就是之前你提起过的宫小姐!”

此言一出难免尴尬,程司白又补上一句:“本人,当真比照片上还要漂亮!”

程司白是想给顾筱曼找个台阶下,毕竟当着两个陌生男人面前说自己是被包养的,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的确有失颜面。

程司白是属于那种整天扬起笑脸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他越是极力掩饰自己天生自带的和煦微笑,顾筱曼就越觉得他脸上的笑容带着满满的嘲讽。

所以他一说完这些话,顾筱曼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她压抑着无比的愤怒不发脾气。

闻清尘本就是小孩子心性,想都没想就破口而出:“原来你就是小慕慕说,为了钱要主动给他生孩子的女人啊!”

顾筱曼实在是忍不住了,她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一口气堵在心里让她几乎窒息,终于她鼓足勇气爆发出来。

顾筱曼从椅子上站起来,瞪着闻清尘低吼道:“我不是你们说的什么宫小姐,我叫顾筱曼!也不是什么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女人,请你们搞清楚再说话。”

说完,踢开凳子,迈着步子就想离开。

“站住!”醇厚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顾筱曼发泄了心里的不快顿觉舒畅,但听到慕问之命令的口吻传来,顾筱曼身体还是颤了颤。

随即她闭眼咬牙不予理会慕问之,继续迈着步子往前走。

“啪——”

拍桌的刺耳声响起,顾筱曼心中一紧,脚下的步子越发快速。

“我叫你站住!”慕问之低吼出声,夹杂着无尽的愤怒。

顾筱曼虽心中忐忑不安,但是她就是不喜欢待在这个压抑、歧视她的地方,她就是要离开!

闻清尘和程司白相互对视了一眼,闻清尘也觉自己刚才那些话的确不妥,便劝诫道:“小慕慕,能不能温柔点...”

“不能!”慕问之回答干脆果断,迈步上前用力拉扯住顾筱曼的手臂,将她的身体整个禁锢在胸前,随即将她环抱放在椅子上坐好!

速度极快,程司白和闻清尘都还来不及反应。

顾筱曼挣扎想要离座,慕问之居然叫陈管家找来绳子将她绑在椅子上,只留下右手让顾筱曼吃饭。

顾筱曼用力想要挣脱绳子,却挣脱不掉,心中愤怒却不敢言语。

若是放在古代,慕问之一定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暴君,虐待狂!

“喂,虐待狂,你到底想怎样!”

慕问之没有回答,只是将虾一个个剥好皮放在顾筱曼的碗里。

顾筱曼现在摸不透慕问之的意图,她只能呆呆的盯着他,想在他的脸上发现端倪,猜测他下一步要如何折磨她。

程司白见对顾筱曼如此殷勤的慕问之,伸手敲了敲闻清尘的脑袋,笑意凝结在嘴角。

闻清尘一脸懵逼,心中将程司白骂了千百遍,平白无故的敲他的头,会长不高的。

剥好了的虾已经在碗里堆成一座小山,慕问之满意一笑,随即将碗放到顾筱曼面前说道:“吃,你不是喜欢吃虾吗?”

声音很轻,慕问之的面色也缓和不少。

据陈管家这段时间对顾筱曼饮食上面的观察,顾筱曼好像很喜欢吃虾,所以今天陈管家故意叫厨师做了各种不同口味的虾。

顾筱曼一直望着慕问之,见他期待的眼神传来,顾筱曼有些微愣。

难道这虾里面放东西了?

所以他巴不得她立刻马上吃下去是吧!

这个慕问之要不要这么令人讨厌。

慕问之见顾筱曼迟疑的盯着碗里剥好的虾发呆,眉头微微皱起,声音之中带着不悦:“吃完就放了你!”

听慕问之如此一说,顾筱曼更加深了对这虾的怀疑,慕问之会平白无故剥虾给她吃?

除非是她在做梦。

“不吃,你就这样绑着我吧!”顾筱曼语气之中满是倔强。

程司白见慕问之恢复平缓的面色再次变得难看,心中顿觉不妙,刚想开口转移话题,慕问之拿起剥好的虾就往顾筱曼嘴里塞。

顾筱曼将头挪开,慕问之干脆捏住她清瘦的下巴,使劲掰开顾筱曼的嘴,将剥好的虾塞进顾筱曼嘴里。

虾的腥香味充斥口腔,顾筱曼目光灼灼的望着慕问之,她真的受够了。

顾筱曼气急,抬手就给慕问之一巴掌。

“啪——”的一声巨响,整个后院变得极其压抑安静,闻清尘感觉连自己的呼吸声,此刻都能清晰入耳。

程司白也是呆愣在当场,俊颜不停的抽搐着。

这女人胆子太大了,不断在挑衅慕问之的底线。

闻清尘咽了口唾沫,僵硬着身体不敢动弹,生怕自己轻微的声响就将慕问之的怒火激发出来。

“闻少爷,您的红烧狮子头好了!”陈管家端着红烧狮子头进来,闻清尘不断的朝陈管家挤眉弄眼。

陈管家有些摸不着头脑,皱眉问道:“闻少爷,您这是眼睛疼吗?我去给您拿眼药水!”

此言一出,闻清尘一脸冷汗,皱眉摇头。

陈管家顺着闻清尘的眼神望去,目光落在一旁铁青着脸的慕问之身上,恍然明白过来,将红烧狮子头放在桌上,转身快速离去。

他是见识过自家少爷发脾气的样子,估计又要添新的餐桌了。

陈管家走后,顾筱曼顿觉慕问之钳制她下巴的手越发用力,一股疼意席卷而来,顾筱曼皱眉,她真怀疑慕问之会愤怒到将她的下巴捏碎。

她不断告诫自己要压制住自己的性子,可是每当慕问之强迫她做不喜欢的事情时,顾筱曼就忍不住了。

程司白也是被顾筱曼的倔脾气打败了,其实只要服个软不就好了吗?

非要一次次的惹怒慕问之,这又是何苦呢?

程司白很清楚,慕问之容易愤怒,他的性子本就火爆,加上顾筱曼倔强不服输的性子组合在一起,简直要逆天了!

劝诫是没用的,只会将事态发展的越发严重,索性就任由慕问之去,只要他不伤人一切都好说。

慕问之的眸光之中闪着熊熊火焰,他将脸贴近顾筱曼,一股灼热的怒气席卷顾筱曼的身体,顾筱曼感觉自己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此刻她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

“啪——”的一声,慕问之抽离钳制顾筱曼下巴的手,重重拍在桌子上。

似乎这样还不解气,慕问之干脆站起身子将整个餐桌掀起砸在地上。

盘子撞击碎裂的声音响起,程司白和闻清尘皆是对视一眼连忙跑开,站在一旁眼看着慕问之拿起椅子砸向倒塌在地上的餐桌,长舒一口气.....

爱是自由惹得祸

爱是自由惹得祸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豪门小说
  • 作者:浅显

一场宴会醉酒后,她成了他被囚禁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虽然高贵的虽然却丧失了自由的.....他是跨国总裁,蛮横腹黑企图占据:“你答应下来过给我生孩子!”她是三流演员,未明因为惹上顾筱曼颤抖着身体蜷缩在床头,面色苍白难看,双眼空洞呆滞,发白的唇微张艰难的从喉咙里吼出几个字:“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口诀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