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8章 家宴小说

第8章 家宴小说

发表时间:2021-05-04 21:23:20 作者:浅显

见顾筱曼一脸蔑视的模样,慕问之就都忍了,他从衣柜里随意掏出一件白色蕾丝边直筒短裙,用力扔在顾筱曼身上,低吼道:“女人,你最好是乖乖的很听话,否者后果自大!”惹恼他对她慕问之瞪着她,脸色越发阴沉难看,眸光之中闪烁而出的寒冷足以将整间屋子冻结。。

>>>《爱是自由惹得祸》章节目录<<<


《第8章 家宴》精选

见顾筱曼一脸轻视的模样,慕问之就忍不住了,他从衣柜里随意拿出一件白色蕾丝直筒短裙,用力扔在顾筱曼身上,低吼道:“女人,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后果自负!”

惹怒他对她没好处!

然,

顾筱曼似是没听到一般,对他的话不予理会。

慕问之瞪着她,脸色越发阴沉难看,眸光之中闪烁而出的寒冷足以将整间屋子冻结。

他迈步上前,用力拉扯顾筱曼裹着身体的被子,顾筱曼却一副倔强不妥协的模样,顿时一股怒气冲上头顶,他抬手就给顾筱曼一把掌。

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拒绝。

他真是看不惯这女人明明肮脏得像个婊子,为了钱出卖自己,现在却又一副单纯得不愿被人染指的模样。

顾筱曼被这突如起来的一巴掌打懵了,她呆滞的垂下目光,豆大的泪水顺势而下,滴落在床头。

忍着大脑深处传来的疼意,颤巍巍的拿起那件白色蕾丝直筒短裙准备换上。

慕问之斜昵了一眼顾筱曼,见她一副“受了天大委屈”低头哭泣的模样,愠怒的警告道:“给你三分钟时间,马上给我下来,不然你懂的!”

说完,就迈着修长的步子转身离开。

........

后院里。

陈管家吩咐下人摆好了桌椅,上好了菜,就等着慕问之和顾筱曼出现。

闻清尘第一个入座,他望了一眼桌上琳琅满目的美食,又抬眸斜昵了一眼陈管家问道:“陈叔,怎么没有我最喜欢吃的红烧狮子头?”

陈管家拍了拍自己的头,随即说道:“闻少爷不好意思,马上让厨师做。”

只顾着做顾筱曼喜欢吃的菜了,倒是忘记了闻清尘特意打电话点的红烧狮子头。

程司白听闻显然有些吃惊,邪魅的朝陈管家浅笑道:“陈叔怎么今日如此冒失?”

陈管家低头,连忙赔罪:“年纪大了,望两位少爷海涵!”

闻清尘听闻淡淡一笑说道:“陈叔哪里,您正当壮年!诶,程司白,怎么说话呢?”

说着就要跳起来与程司白大吵一架。

他可没有要责怪陈叔的意思,要知道陈叔是慕问之最敬重的长辈,要是等下慕问之怪罪下来,那副冷冰冰的眼神都能将他冷藏,然后很长一段时间慕问之都会将他折磨得生不如死。

程司白早已习惯闻清尘暴躁的孩子脾气,也不言语任由他闹腾。

见程司白不说话了,闻清尘猜想他肯定是自知理亏所以沉默了,他顿了顿抬起清澈的眸子望向程司白:“不是说家宴吗?就我们两个?”

程司白绅士的解开寸衣袖口扣子,将袖子挽起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慕问之这家伙喜欢安静,本来打算通知在S市的长辈们,最后慕问之直接拒绝,理由是——没共同语言!”

这话倒是真的,代沟相当深。

闻清尘一想到被自己父母苦口婆心逼婚的场景,后背就一阵发凉。

他才二十三岁,老妈就恨不得跑遍全国给她找寻合适的女人结婚。

还差一点就上相亲综艺节目。

“你们还真是不客气,主人还没来就已经坐下了!”慕问之冰冷刺骨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闻清尘和程司白闻声,皆是回头望向他。

闻清尘见慕问之说话带着攻击性,英俊不凡的脸庞上此刻还怒意未消,双眸冷如寒潭,憋嘴说道:“诶,至于吗?就坐了会儿,还没开动,就等你了!瞧,这小眼神儿,足足秒杀我千百万次!”

程司白比闻清尘更加成熟稳重,见慕问之如此模样,顿觉异常,但他依旧笑得邪魅,问道:“失恋了?”

这很明显是“怨妇”特有的眼神,不是失恋他撞墙。

慕问之冷眸带着寒霜朝程司白瞪去,程司白莞尔一笑,澈橙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蠕动唇角说道:“让我猜中了?”

闻清尘也上前凑热闹,将手搭在慕问之的肩上,打趣的说道:“不会吧,我的小慕慕居然会失恋?”

慕问之掉转目光望向闻清尘,清冷的眸子落在他清隽的脸颊之上,闻清尘的脸颊瞬间被冻结僵硬,连忙笑嘻嘻的敞开话题:“吃饭,吃饭!”

程司白见此笑意更深,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修长的手指端起一旁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望向闻清尘说道:“你果然怕他不怕我!”

闻清尘夹菜的手顿了顿说道:“你比他好欺负!”

闻言,程司白被水呛了一下,咳嗽了两声才抬眸望向,正朝他们走来的顾筱曼。

顾筱曼没有穿慕问之给她的那件白色蕾丝直筒短裙,而是穿了一件吊带蓝色百褶裙,她肌肤白皙,身姿妙曼有致,将那件有些宽松的蓝色百褶裙穿在身上,掩盖了她妩媚娉婷之色,增加了几分俏皮可爱。

顾筱曼随意挽了丸子头,光着脚丫露出白皙的脚踝,找了个位置便坐下,丝毫没有要给在场三人打招呼的意思。

闻清尘瞪大双眼,张开嘴巴一脸惊讶的表情望向站在一旁冒着冷气的慕问之:“她谁啊?”

不是说家宴吗?

怎么多出一个陌生的女人。

程司白显然是了然于心:“原来是金屋藏娇!”

慕问之不理会程司白的话,走到顾筱曼身边坐下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这账先记下,日后再算!”

谁让她自作主张了?

居然不听他的话,穿了一件如此没有品味的衣服,简直丢人现眼!

耳边充斥着慕问之灼热的气息,顾筱曼身子一颤,低头不语。

她就知道慕问之总会从鸡蛋里面挑骨头。

而她却也不能以卵击石,只能选择沉默。

他是谁啊,慕问之,世界上最有钱的男人,钱就意味着权利。她只不过是一个小蚂蚁,怎能斗得过慕问之。

闻清尘见顾筱曼一副很不自在的样子,端起酒杯上前递给她,随即望向慕问之说道:“这是嫂子吧!”

顾筱曼礼貌站起身子接过闻清尘递过来的酒杯,道了声谢说道:“不,我只是....”

剩余的话顾筱曼卡在喉咙里说不出。

难道要她说:她是被慕问之强行囚禁起来生孩子的工具?

顾筱曼讽刺一笑,闭口不再说话。

爱是自由惹得祸

爱是自由惹得祸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豪门小说
  • 作者:浅显

一场宴会醉酒后,她成了他被囚禁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虽然高贵的虽然却丧失了自由的.....他是跨国总裁,蛮横腹黑企图占据:“你答应下来过给我生孩子!”她是三流演员,未明因为惹上顾筱曼颤抖着身体蜷缩在床头,面色苍白难看,双眼空洞呆滞,发白的唇微张艰难的从喉咙里吼出几个字:“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口诀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