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奇幻 >

人潮尸海小说

人潮尸海

人潮尸海

10.0

手机阅读

编辑:翩若惊鸿

作者:全能都不会

时间:2021-05-01 00:46:49

(有一晚,梦到所有的人都成了尸骸,而我还好好活着,“那种被压抑都快让我哭出”。我在梦里始终的走着,不明白做什么。一直到另一个梦让我意识到我走一直这样的动力是为了见她一面。)  像平时像的作息,一大早醒过来却意外发现了过了九点半,而室友却依旧在床上“熟睡中”,我们一路摸黑来到了王涛家门口,我低声问他:“准备好了么?”他点了点头,将钥匙缓慢的推进锁里,“卡嗒”一声,门被打开了。我慢慢的将门反锁。所有的角落都被我们找过了,就连个鬼影都没有。我在他父亲的书房里发现了一封信,赶忙将他叫来。。

点评: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虽然没了信号,但是手机还能当做地图,但似乎这段路上不需要导航,因为我只能向东部走。没错我是去找她的,无关爱情,只为承诺。

  同所有普通的大学生一样,刚来学校有着无数的憧憬,但没过多久,我的生活无非是逃课、打游戏、通宵打游戏,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环境使然吧。直到有一天我深刻反思了自己的腐败颓废的生活之后,我决心彻底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至少这点决心和毅力还是有的。我每天都比别人早到教室,因为这样可以坐到视野最好的位置听课;每天晚上都坚持锻炼身体,长期下来我从胖宅练出了一副好身体;我还培养了照相和弹琴的爱好,每天相机都带在身上以便随时记录自己喜欢的瞬间,每到周末和其他吉他爱好者坐在一起练琴。生活一下子就变得充实和美好了起来。晚上睡前和妈妈打了一通电话,“妈,最近怎么样?身体还好吧。”“我们每天都打电话,你还不清楚么……”“也对,在那边别太辛苦了,你一个人都独自撑了六年了,趁你还貌美如花,找个合适的男朋友吧~”“哎呦,当了大学生,文化高了,嘴也贫了是不是。最近缺钱么,缺钱就说话,别不好意思,你还没挣钱,现在我还是有能力让你不愁吃穿的。”“够用,够用,又没女朋友,每月还能剩余好多。”“其实我也是很希望你找个女朋友的,不过这样也好,不然我得供两个大学生呢。”“哈哈,看到对上眼的我一定给你说。不早了,明天我还有课,我睡了啊,你也早点睡。”“就说了几句话就不想说了?那行,我也睡了,你注意点身体。”在家里我最放不下心的就是我妈,自从父亲去世后,她一个人很辛苦地做生意,她不说我也知道,是为了我的生活更好过。第二天一睁眼已经是十点多了心想:“糟了,就这么旷了一节课。”拿起手机一看闹铃已经响过了,还有三个我妈的未接电话和她的短信,我没来得及看就跳下床洗漱了。正当我准备出门的时候,室友却还躺在床上,我想他们昨晚上又战到了深夜吧。我走在教学楼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静悄悄的,当我到了教室后,我调整了一下呼吸,准备敲门的时候,半掩的门被没有风吹开了。我探头看了一眼,瞬间傻了,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难道是集体逃课了么?我看了眼手机,是星期一没错啊。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我疯狂的跑完了一层里所有的教室,正如我所预料的一个人都没有。我急速向宿舍奔去,整个楼道充斥的是pang、pang、pang、撞门的声音,而楼道里一个人也没有。很快我就来到了我的宿舍门口,我屏息贴在门上想听听里面的状况,因为我知道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宿舍里面听起来很安静,我慢慢的推开房门,这一开门我却被吓到了,和我睡上下铺的兄弟瘫坐在地上发着呆,面前是我另一个室友,脑袋上插着凳子,地上全是血,玻璃窗被撞出了一个大洞。这家伙看见我来了,疯了似得冲过来掐住我的脖子,我大呵一声,全楼都安静了下来,他也反应过来我是正常的,这时死一般的寂静。突然全楼响起了更加激烈的撞门的声音,他也害怕了,一把将我拉进来,将门反锁,又顶上了柜子才放松下来。“泽哥,我刚刚以为你也变异了,所以袭击了你……你别……”我一手扶着他的肩膀,“不用说了,我都清楚。现在我们赶紧收拾一下东西逃命吧。”我上铺的兄弟连连点头。我是个户外爱好者,有很多户外装备,没想到这次用上了,不过都带上的话会很重,不方便灵活行动。我还是放下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现在我包里有的,手电和电池、头灯、一套冬季衣物、一双备用鞋子、太阳能电池板、睡袋、能量棒、能装3L水的水袋、一副皮质手套。我身上的有的:冲锋衣裤、工装鞋、一块妈妈给我买的氚气手表、一部定焦相机、和能砸核桃能挡子弹的手机一部。上铺兄弟叫王涛,宿舍里就他比较敬重我,他什么事情都会向着我。看到我带了相机,哥们一下就乐了,”都世界末日了,泽哥你还准备自拍呐。”“就算世界末日到了,也得活的有点态度对不对。万一哪天我们壮烈了,或者哪天世界又正常了,我们还有点念想的。”我们拆了铁凳子和暖气片,一人做了把顺手的防身武器。临出门前我从那个破了的窗户向下看去,我一个室友躺在楼下的血泊中。我从猫眼往外看去,一个人都没有,王涛拉着门把手,示意我准备冲出去,我点了点头,他一把将门无声的打开,我们两个头也不会地往楼底下冲。我们一路冲到学校的超市,店门紧锁,我们打烂窗户,爬了进去,这里是相对安全的,因为超市晚上没有人住,不用担心会有丧尸从哪个角落里跳出来。但是呆的时间上了被围起来也会很麻烦。我们在宿舍里商量逃跑路线的时候就已经讨论好该拿什么了。没多久,包里就有了水和高能量的食物,我拿的都是包装熟肉和巧克力棒、几瓶水。他和我拿的都差不多。这一下吃的能用一周,但是水就有点麻烦了。我们出了超市,学校的大街上已经星星点点有一些人影了,我们不敢久留。从车棚里随便找了两辆自行车就准备逃离学校了。我们准备先去王涛在市区里的家,他是本地人,很熟悉这里的地形。前去的路上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惨叫声和打砸的声音,这时候人人自危。我提醒他说要做好心理准备,他沉重的回应了一声。其实我心里也担心着在敦煌的母亲,短信我没来的及看,但是从未接电话的时间来看,她应该很早就觉察到了危险,应该做好准备了。天马上就要黑了,我们必须尽快赶到王涛家。

  在王涛家里过了胆战心惊的一晚,听着街上的暴动声醒了过来。我们一个向西,一个向东分道扬镳了。我永远不会问他在我离开宿舍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他一个人面对生死的时候,我没能和他并肩战斗。

  这一天没有骑多少路,不到两百公里,因为我得避开人员嘈杂的市区,从小路走,我选择上了国道,可这里的情况更加的糟糕,车辆将本来宽敞的高速路堵的水泄不通。地上,车上斑斑血迹,看来丧尸已经将这里扫荡过了。在天黑前我钻到了一部SUV里,反锁了车门,希望不会被发现,这一夜我睡的很好,也许是因为白天跑了太远的路累着了。

  三年前刚升到高三的时候,老师将我们两个调成的同桌,中国人讲究缘分,我也讲究,但这对我来说更像是命运,是宿命里注定的,就像注定我会在这次爆发里活下来,注定她会再联系我,注定我的性格会让我去找她,世间万物都有联系。我喜欢看她的笑,看她的眼睛,我的生活也许就在她对着我笑的一瞬间变得美好了,说实话我很享受同桌的日子。

  我们一路摸黑来到了王涛家门口,我低声问他:“准备好了么?”他点了点头,将钥匙缓慢的推进锁里,“卡嗒”一声,门被打开了。我慢慢的将门反锁。所有的角落都被我们找过了,就连个鬼影都没有。我在他父亲的书房里发现了一封信,赶忙将他叫来。

  王涛拍拍我的肩膀,“泽哥,信上说让我去乡下奶奶家躲一躲,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来?”我摇摇头,“兄弟,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外面这么危险,你要去哪?等我们到了我奶奶家,避一避风头,过段时间去不行么?”“不行,再不去的话,我不知道她能坚持多久……”“泽哥,我知道了,你去吧,一定保重。”

  走之前我忘记关掉王涛家里的电脑了,上面留着我回复她的讯息,“等我。”在她看来可能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也许能给她活下去的希望。而我,也在路上了。

  他打开信,上面字体很潦草,一看就知道是匆匆留下的。我看到电脑还开着,心想趁着还有网络快向我妈报个平安。刚上线就发现了好几条未接消息,都是在不同地方上学的死党发来的消息。“泽哥!出大事了!我就知道这么一天迟早回来,但是奇怪的是为什么我没有变成丧尸呢?”“泽哥,注意安全啊,千万别到东部来,这里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天平间,不说了,我要往敦煌赶了。”……“嘿!我说怎么不见你上线,不会是被吃掉了吧,这样我可能会伤心的啊。保重!”“境泽,我想见你……”这一条来自高中同桌的临时消息,因为我太好强,将她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除了,但有时候有些东西是根本忘不掉的,比如那些美好的日子和她的电话号码,就像纹在了心上。但自从分别后我们已经两年没有见过也没有联系过了。我来不及多想,准备和我妈视频,终于连上了。镜头里母亲双眼又红又肿,像是哭了一夜。“啊呀,儿子,可吓死我了,你有没有事?”“妈,我很好,你呢?”“大晚上我就听见敲门声,部队在紧急疏散群众,说是要到隔离区去,我心想肯定要出大事了,给你打电话就是联系不上,吓得我……”看样子马上就要哭了。“妈,你看我这不没事么?”“那你赶紧想办法回来吧!在外面太危险了。”“嗯,妈你放心,我没事的,我还有点事情要办,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回去,我会联系你的……”“你要干什么去!快给我回来!你难道就放心我一个人在这里么!”“妈,我真的有一件必须去做的事情……你就让我去吧。我保证以后都会呆在你的身边。”“那……那就去做吧,记得要联系我,不然我会奔溃的。”“好的,妈…我会尽快……”没等我说完最后一句信号已经没了。我不禁泪下,世界上最爱我的果然还是自己的母亲。

  我很难想象在前往南京的这1995公里会发生什么,也许会被吃掉,也许会被别人劫杀,有太多也许了,但我还是要去。我答应她了,要找机会去看她,现在机会来了。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人潮灯海无人  人潮似海遇见你  人潮的海中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口诀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