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口诀网!

首页 > 目录 > 《楚囚》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同命鸳鸯

第六章 同命鸳鸯

放逐边疆 2021-06-10
多,前有敌后有追兵要尽早逃出此地。  “你怎么来了?”  “在下可不想欠你人情。”  楚沢知她言笑,这顿饭他还不放到眼里,只只可惜所有的盘缠、公验等物都在包袱之内,折回家去是不可能会的了。  “哼,你啊愚不可及之极,这些百姓生死关你何事,枉我助楚沢定睛看去,快骑上那人竟是李敬,心中不免有些感动与疑惑。。...

楚囚

推荐指数:10分

《楚囚》在线阅读

  白烟中冲出一匹快骑,手上一挥,十数黑影铺天盖地飞向各处而后震天炸响,白烟瞬间形成一股云峰随风把整个青云村笼罩在内。

  楚沢定睛看去,快骑上那人竟是李敬,心中不免有些感动与疑惑。

  “愣着作甚,快快上马。”

  楚沢点了身体几处穴道,咬牙几个起跃来到飞驰的快马前,待马儿经过,瞬间伸出手臂与李敬之手挂住,稍稍用力便翻上了马背。

  楚沢触动伤口身子一颤不自觉双手抱住李敬腰间,李敬脸色微红,却已顾不得许多,前有敌后有追兵必须尽快逃离此地。

  “你怎么来了?”

  “在下可不想欠你人情。”

  楚沢知她言笑,这顿饭他还不放在眼里,只可惜所有的盘缠、公验等物都在包袱之内,折回去是不可能的了。

  “哼,你真是愚蠢之极,这些百姓生死关你何事,枉我助你铺好后路却这般莽撞,在下真怀疑你是否真是暗灵中人。”

  楚沢咳嗽数声,道:“还自称在下,姑娘可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大恩不言谢,日后定当回报。”

  “我曲悠蓝岂是那种宵小之辈?若是要谢,再请本公、本姑娘吃顿饭便可。”

  说着话,曲悠蓝只觉后背受力向前倾斜,一股凉意袭身,腰间不自觉松弛了下来,回首望去,楚沢双眼紧闭,嘴边血流如注,一张俊脸早已惨白无色,双手耷拉在一旁,整个人无力靠在她身上,后背竟插有三支箭矢。

  曲悠蓝空出一手猛地一扯,腰带飞舞环绕两人一圈打了死结,抽出楚沢腰间短刃猛刺入马儿身上,马儿受痛一声清鸣,甩开四蹄没命狂奔,如一道黑影冲入林中。

  林中树木纵横交错很难骑行,身后杀声震天人影憧憧,曲悠蓝已顾不得许多,凭借自身功力强行催马,有几次马儿险些撞到那树干上,才奔出一里马儿早已受惊,任凭曲悠蓝如何鞭策马儿就是不再上前半步。

  曲悠蓝无奈解开腰带翻身下马,迅速扎好衣衫把楚沢扶下马,曲悠蓝力所不逮竟没将楚沢完好扶下马背,扑通一声,曲悠蓝回首看去顿时松了一口气,索性楚沢没有后背着地,不然就麻烦了。

  曲悠蓝痛哼一声脸色微微变红,缓缓抽出被楚沢压着的身子,起身检查楚沢身后箭伤,索性是几支流箭钉在楚沢身上,沉吸一口气猛将三支箭矢拔出迅速点了三处穴道,从怀中取出金疮药涂抹上去。扶起楚沢见到其肋下贯穿的长枪,眼眶一红,深深看了一眼便把他背了起来,顺手扔了几个烟雷。

  每行一段距离,曲悠蓝都扔下一颗烟雷,直到手中烟雷耗尽,两人方走出林外却陷入了困境。

  “放我下来。”

  曲悠蓝气息微喘,闻言心中一喜,待楚沢靠在一块巨石上,急道:“怎么样?撑得住吗?”

  楚沢经过休息,虽脸色惨白乏力,可人已清醒了不少,眼皮耷拉着,道:“为何要救楚某?”

  曲悠蓝听罢一寝,她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是啊,为何要救他呢?前有悬崖后有追兵,让她陷入绝境的竟是为了救一个只有一面之缘,一顿饭之恩的人,值得吗?

  “值得吗?”

  “不知道。”

  “怕死吗?”

  “怕,可我相信你,也相信自己。”

  “好累,真想睡一觉。”

  曲悠蓝顿时慌了神,急忙检查他的伤势,楚沢摆摆手道:“不用检查了,楚某只是失血过多并无大碍,把短刃给我吧。”

  楚沢接过短刃,看了一眼左肋下的那段长枪,笑道:“怕血吗?”

  曲悠蓝恨恨抢过短刃,冷笑道:“你当真以为我不敢?”

  曲悠蓝脸色比他好不到哪去,也不点破,撕掉衣袖,慵懒笑道:“尽管去做,这点伤楚某还没放在心上。”

  半响楚沢身子一颤,额头冷汗直冒,咬着牙幽幽道:“曲姑娘想不想知道这把短刃的来历?”

  不等曲悠蓝说话,楚沢幽幽道:“其实还没进入暗灵之前,楚某也曾有过这么一把短刃,一面锯齿一面锋利无比,杀的人没有一千也有一百了。来到暗灵后为了生存苦练武功整日厮杀,打小开始便知若不把眼前的人杀了,就会死在他们剑下。有时候真觉得非常可笑,原本以为不会再去做那刀头舔血的日子,可谁能想到命运却与楚某开了个大玩笑。”

  曲悠蓝并没有去揣摩楚沢言中之意,小心翼翼铁枪头取下,将伤口处皮肤划开少许,道“忍着点。”

  楚沢点点头,再次开口道:“其实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可事实上没人会给你选择的权利。人心叵测,当楚某在杜府了解身世之后,才慢慢发觉原来杜新忠比起暗灵的人要好上百倍,至少杜新忠在其位做其事,只是我们都用有色的眼光去看待事物,恰恰相反,那些整天喊替天行道的人却连杜新忠半分都未及得上。”

  楚沢顿觉左肋痛入骨髓,立即紧咬牙关,随后一股清凉袭来,再次笑道:“忘了告诉曲姑娘,其实楚某就是被暗灵抬出来的楚大侠。”

  曲悠蓝扯下一块衣衫为楚沢包扎伤口,道:“为何要活着这般累?”

  楚沢道:“方才已经说了,人没有选择的权利,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人。”

  曲悠蓝道:“没人逼你,大可远走高飞。”

  楚沢道:“曲姑娘说得确有道理,家师时常教导,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曲姑娘身在雪狼,若陷入楚某境地,当真能远走高飞?”

  曲悠蓝收手叹气道:“不能。”

  楚沢笑道:“所以说,人没有选择的权利。若雪狼派你来杀楚某,难道你能置身事外?”

  曲悠蓝摇摇头,还真被楚沢说对了,她就是雪狼派来杀楚沢的人,可当她见到楚沢后便打消了这个念头,直到现在她都找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来解析为何不杀楚沢。

  楚沢惨然一笑道:“他们来了。”

  曲悠蓝直起身子望向林中,叹气道:“其实我们可以走得更远。”

  楚沢摇头道:“曲姑娘你走吧,楚某留下为你挡下他们片刻,下辈子做牛做马楚某必报大恩。”

  曲悠蓝道:“走得了吗?方才出城后便有几千禁卫军往青云村奔袭而来,如今过去这么久,早就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还是另想他法吧。”

  楚沢凝神倾听,林中的禁卫军离这里不过半里,怕是想走也走不了,艰难撑起身子。曲悠蓝上前扶住他,楚沢站定后笑道:“其实佛门缘字当真灵验,楚某与曲姑娘确实有缘,楚某厚颜,曲姑娘若不嫌弃,便与楚某一道前往阴曹地府做一对同命鸳鸯,也好过死在这些人酷刑之上,如何?”

  曲悠蓝脸色一红,嗔道:“想得美,再想想办法。”

  楚沢指了指越来越近的禁卫军,道:“以你我二人能在万军从中杀出一条血路吗?楚某可是有老天眷顾活了两世呢,肯定还有第三世,这等运势定会传给曲姑娘的。”

  曲悠蓝误以为楚沢在暗灵再世为人不疑有他,心中不免有些怅然若失,与楚沢上前几步,幽幽道:“其实楚公子说得对,人没有选择的权利。”

  楚沢笑道:“现在有了。”

  抖闻身后喝道:“他们在这里,他们在这里。”呼啦一声,禁卫军轰然奔向这边,齐齐包围楚沢二人。

  一人拨开人群走了出来,举刀冷笑道:“投降吧,你们已无路......”

  不等那人说完,两道身影从他眼前消失。那人惊颤,率先奔向前却已来不及了。

  悬崖的那头有两道人影,一人幽幽道:“何苦来哉。”

  “我们下去为两娃子收尸吧。”

  “同命鸳鸯?好一个风流的楚娃子。”

  两道人影不出一炷香便来到悬崖底,横跨河溪走到对岸,踏着细软的沙子沿着河溪一路寻去。

  “老头子,楚娃子与曲娃子不会死了吧。”

  “死了就死了,这些年你倒起了恻隐之心,这两娃子在那些地方早晚都会死,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与你我一般命大。”

  “老头子你看。”

  老头抬首望去,几个踏步飞跃数十丈,啧啧道:“这楚娃子确实灵醒,从两人姿势看,楚娃子所受的力道加倍,果真不出老夫所料,楚娃子确实是苏子牙最得意的弟子,没有之一。”

  老妇人白了老头一眼,这跳崖与得意弟子有何关系?蹲下身子用力拨开楚沢环抱曲悠蓝的手,抱起曲悠蓝放在一处,检查身上伤势再为其把脉,喜道:“曲娃子没事,身上只是一些划痕,应是被震晕过去了,修养几天应该就醒了。”

  老妇人检查曲悠蓝的同时,老头也已对楚沢检查完毕,摇摇头道:“楚娃子怕是要死了。”

  听闻老妇人询问详情,老头道:“楚娃子先前伤势不足为虑,以他体质修养一个月便可恢复如初。可从悬崖坠落,脑部撞击只是其一,其二胸骨断裂不说,后背的伤痕至少有数十处,处理起来极其麻烦,加上失血过多,怕是神仙来了也束手无策。”

  老妇人急道:“真没别的办法了?”

  老头看了老妇人一眼,叹气道:“有是有,只不过还得看楚娃子的命够不够硬,若是他一个月之内醒不来,就真的醒不来了。”

  老妇人惊愕道:“离魂症?”

  老头点点头道:“先把曲娃子带走,楚娃子伤势背不得,需两人合力抬担架方可。”

  初秋,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俏丽的身影衬托落叶袅袅,飞舞的裙带,随风的长发,一袭青衫粘着几片落叶显得格外清新,倩影回眸,一双似嗔似怨的眼神令人爱怜,望着远方久久不语。

  三个月,曲悠蓝站在跳崖落地处一站就是几个时辰,然后轻飘飘离去,回到楚沢身边。

  夫妇二人一个月前已经走了,洞中没了夫妇二人的吵闹声显得格外宁静,静得让曲悠蓝害怕。

  “你是不是该醒了?”

  曲悠蓝抚摸着楚沢的脸庞,幽幽道:“其实第一次见到你时,幽蓝没由来一阵心悸,幽蓝下不了手,况且试探之后你的武功确实如大师兄所说高得可怕,师门交给的任务本就是在责难幽蓝,可幽蓝能怎样?幽蓝是个孤儿,自从见到你之后就把你当亲人看待,或许当时还有那么一点喜欢的成分,虽然是幽蓝自作多情,但幽蓝无怨。”

  曲悠蓝脸色一变,随后变得柔和起来,叹气道:“谁知道你根本不领情,害得幽蓝饿着肚子,可幽蓝成为雪狼一员也是有骨气的,你若不请幽蓝,幽蓝就跟定你了。可是你这个笨蛋居然真的请了,幽蓝知道你要去杀人不能喝酒,五日过去还是没有你的消息,城内依旧安静如初。幽蓝以为你死了,每日惶恐进城探查。你知道吗,当初咱们见到的夫妇二人可是咱们的大恩人呢。”

  曲悠蓝美眸含泪,笑道:“这三个月幽蓝把大大小小的身世都与你说了,你为何还不醒?当初你说没有选择,可如今有了,而且咱们还活得好好的,只是你为何一直在睡觉,就不能起来陪幽蓝说说话吗?幽蓝好害怕,害怕真的撑不下去。”

  曲悠蓝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起身笑道:“你应该饿了吧,我去弄点吃的,你好好躺着,可不许乱跑,幽蓝回来还要给你捶背呢。”

  曲悠蓝转身离去,楚沢眼角划过一滴眼泪,悄无声息落在石床上。楚沢缓缓睁开眼睛,望着曲悠蓝远去的背影,喃喃道:“这是何苦?”

  正如老者所说的那般,楚沢若在一个月内无法醒来,就真的醒不来了。楚沢没有令老者失望,早在两个月前已醒来,只是身体上的伤痛让他无法动弹,甚至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更不用谈说话了。直到半个月后他才能稍动身子,可他却不愿睁开眼睛。

  曲悠蓝所属雪狼刺陵组,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般的死士组,完不成任务死去还好,若没死去,逃回雪狼仍旧被惩罚,而这种惩罚简直惨无人道。这半个月曲悠蓝说得最多是她小时候的故事,楚沢越听心越是沉痛,曲悠蓝的身世比他要凄惨太多太多了。

  他们终究无法待在一起,本想让曲悠蓝知难而退,可她认定的事情却无法改变,一直陪着他整整两个月。

  而这两个月楚沢并没有荒废,等曲悠蓝离开后便不停的调理体内伤势,如今已好了大半。伤势好得如此之快不仅有老者夫妇相助,更重要的是曲悠蓝无微不至的照顾,否则短短两个月如此重的伤势,楚沢一人绝无可能自行恢复如今的状态。

  该怎办?

  曲悠蓝回去还能有命可活,虽雪狼惩罚惨无人道,但至少还能活着,没有什么事请比活着更让人敬畏,跟着他只能浪迹天涯,不仅他无法再回暗灵,曲悠蓝也会被雪狼追杀,这种生活他不想要,或者说为了曲悠蓝他不愿这么做。

  “曲姐姐你让我们找得好苦,楚沢的首级呢?”

  楚沢无法进食,每每出去,曲悠蓝都会将采摘来的新鲜果子碾碎,而后挤出果汁,一点一点喂进楚沢嘴里。曲悠蓝如同往常一般出了洞府,回来之后手中提着一袋果子,正准备进入洞中,不料突然出现三人拦住去路,曲悠蓝自然认得这些人,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

  曲悠蓝强定心神,冷笑道:“在我面前有你们说话的余地吗?”

  一人掩嘴笑道:“曲姐姐,小钰对你可是敬重得很,小钰身份卑微自然没有说话的余地,可小钰师父却是可以哦。”

  小钰口中的师父叫张固之,位长老之职。曲悠蓝随小钰抬头望去,只见一人如大鹏展翅飞掠而下,身法清逸潇洒,双足着地,如落叶般缓而不急。

  “原来是张长老,不知张长老如何找到这里的?”

  张固之一身粗麻布衣,鬓白长须,一副道骨仙风模样,若他人不知张固之是雪狼的长老,定会认为是某个道观的掌教。

  张固之笑了笑道:“曲姑娘最近可好?那洛阳城满街都是曲姑娘的画像,对了,还有许许多多武林中人。”

  曲悠蓝冷冷道:“张长老来此地是来看幽蓝笑话的吗?”

  张固之道:“不敢,许长老可是老夫最敬重之人,曲姑娘深得许长老精髓,一身轻功卓越,比老夫几个劣徒要厉害许多。”

  张固之身后三人闻言变色,他们不敢对张固之不敬,却可以把怒火烧到曲悠蓝身上,冷冷盯着曲悠蓝,恨不得吃了她一般。

  曲悠蓝见状面无变色,笑道:“自然张长老如此说了,幽蓝也唯有认了。”

  张固之哼了一声,沉声道:“掌门听闻洛阳之事已动了真气,曲姑娘不应该回去解析吗?躲在此处又是何意?不用老夫提醒,曲姑娘恐怕比任何人都知晓雪狼的规矩吧。”

  曲悠蓝怎可让张固之唬住,淡淡道:“幽蓝如何做无须张长老提醒,只是张长老比幽蓝更明白雪狼的规矩,难道张长老的青瓷组想对掌门不敬,越规插手刺陵事务?”

  雪狼内部有一项规矩,任何组别不可越规参和,更不可寻事扰乱其余组别的任务,如有此类事情,那万古灼心掌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

  万古灼心掌乃雪狼一项惩戒手法,被惩戒之人如万蚁穿心苦不堪言,这比杀了他还难受,有些武功低微的人受不了此种酷刑,不足一柱香便气绝而亡。

  张固之听罢不怒反笑,笑过之后抽出佩剑,缓缓道:“自然如此,这里风水极佳,曲姑娘就不用回雪狼了。”

  张固之三个徒弟也呵呵一笑,抽出佩剑直指曲悠蓝。

  曲悠蓝不由后退数步,沉声道:“你们想杀我?”

  张固之摇头道:“不是老夫想,而是掌门让老夫前来执行门规。”

  曲悠蓝喝道:“不可能,虽幽蓝未完成任务,但亦不会放弃,掌门绝不会如此不明是非,定是你们私自违背门规,就不怕门主知晓惩戒你们吗?”

  小钰笑道:“我的好姐姐,你觉得前掌门还能惩罚我们吗?”

  曲悠蓝娇躯一震,道:“你们竟然叛门了?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东西,定不得好死。”

  小钰幽幽道:“曲姐姐,你可冤枉我们了。”

  曲悠蓝哼了一声,抽出腰间短刃,正是楚沢随身携带的那把,冷冷盯着四人一言不发。

  张固之见那短刃极其怪异不由一愣,摇头道:“曲姑娘莫做困兽之斗,回去听候掌门号令还有活命的机会,负隅顽抗绝无好果子吃,许长老这边老夫自会为她开脱。”

  曲悠蓝心中悲戚,按照张固之的意思与义母的性情,掌门与义母怕已不在人世了吧。

  张固之见曲悠蓝仍是如此,淡淡道:“杀了她。”

  本来张固之不用亲自前来收拾一个晚辈,可如今雪狼能用之人已是不多,死的死伤的伤,这次出门便是笼络人心为如今雪狼掌门所用。若这些雪狼成员不从便直接杀了以儆效尤,曲悠蓝深得许梅真髓,一身轻功比他不遑多让,他担心几个徒弟无法劝说也无法杀了她便一起跟来了。若让她逃出生天,凭曲悠蓝一身轻功,加上其诡异的潜伏本领,不知会有多少人死在她手上,张固之不得不亲自出马。

  “谁敢动她一根寒毛试试。”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引 第二章 天山雪影 第三章 我是何人 第五章 去而复返 第六章 同命鸳鸯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