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口诀网!

首页 > 目录 > 《楚囚》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去而复返

第五章 去而复返

放逐边疆 2021-06-10 20:18:57
当朝侍郎故居,心中疑虑更重。  老头可猜不透楚沢心中所想,热情拉着楚沢入内,恰巧老妇人从屋内走出,正欲见状问候,却见楚沢腰间血迹斑斑立时心中惊慌,脸上惶恐不安时不时给自家老头子使眼色。  自家三奶奶挥手示意,老头视而未见,打招呼楚沢递上一碗水,对老楚沢笑道:“老丈,这村叫何名?此地风水极佳,应该出了不少大人物吧。”。...

楚囚

推荐指数:10分

《楚囚》在线阅读

  鉴于村落诡异,楚沢并没有急于入内,而是环顾四周了解地形寻找后路。南面小径,北面野林,东面榜山,西面临水,好一个风水宝地。

  楚沢笑道:“老丈,这村叫何名?此地风水极佳,应该出了不少大人物吧。”

  老头惊异道:“想不到公子也懂风水之术,此地乃青云村,有平步青云之意,公子有所不知,青云村可是出了几位大唐重臣,如今那户部培侍郎培大人正是我青云村人,深得皇上器重呢。”

  楚沢他哪懂风水,闻言青云村竟是当朝侍郎故居,心中疑虑更重。

  老头可猜不透楚沢心中所想,热情拉着楚沢入内,正巧老妇人从屋内走出来,正欲上前问候,却见楚沢腰间血迹斑斑登时心中慌乱,脸上惶恐不时给自家老头子使眼色。

  自家老婆子示意,老头视而未见,招呼楚沢递上一碗水,对老妇人道:“老婆子去杀鸡,我与这位公子痛饮几杯。”

  话说楚沢手垂腰间短刃上凝神倾听,进门后见这老头家中家具异常简单,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也不为过,顿时放下心来,方才确实疑心过重,想想腰间的血迹,难怪这些村民会如此。

  老妇人见自家老头子根本不理会于她,把老头拉到门外小声道:“老头子你这是作甚?你看他那腰间的血,肯定是犯了事,说不定还杀了人,你怎把这种人带来家中,万一那官府来查该如何是好?”

  老头呵呵一笑,从怀中掏出楚沢给的那贯钱道:“老婆子你莫管,不就一个犯事的娃子,上次我们也不是救了一个?再说了,上次那人极为吝啬,怕是应下来的一贯钱是拿不回了。可这次不一样,前前后后就三贯钱,说不定把那公子伺候好了还会再赏一贯,这一年咱们就不愁吃穿了。”

  老妇人也知天上无掉馅饼之事,忧虑道:“万一这娃子赖着不走咋办啊?”

  老头犹豫道:“老婆子你说得也没错,这样吧,要是这娃子赖着不走,这贯钱咱们不要了,赶紧让他离开就是。”

  老妇人心疼摸了摸手中的那贯钱,半响后道:“好吧,就依你。”

  楚沢心中暗笑,两人在外嘀咕声音虽小,但对他全无用处,不过楚沢还是决定吃过饭处理完伤口后便走,这些百姓也不容易,收留一位犯事之人已是冒了天大的风险,楚沢杀人心狠手辣,杀的都是该杀的人,小老百姓却不在范围之内。

  见老头脸上挂笑进门,楚沢正在处理伤口,于是笑道:“承老丈侠义,小子处理完伤口休息一会便离去,不会给老丈添麻烦。”

  老头与老妇人对视一眼,同时面露尴尬,老头上前道:“公子哪的话,想留多久便留多久,咱青云村可是有大老爷撑腰不怕那官府。”说完赶紧催促老妇人去做饭。

  楚沢也不点破,摇摇头道:“老丈已冒天下不韪收留小子,若小子再不通人情可是要遭天打雷劈,连累了老丈小子过意不去。小子犯了事,好人坏人还是分得清楚的。”

  老头听罢心里着实欢快,扯了几句客套话便让楚沢休息一会,挽起袖子出门帮自家老婆子去了。

  处理完伤口,换了一套衣裳,楚沢拿着带血的衣衫走出门外对老头道:“烧了吧。”

  方才老头还在想那娃子血衣待他离开后立即烧毁,没想到这娃子灵醒,接过衣衫直接扔进火堆中。

  不一会饭菜上来了,谈不上好吃也不难吃,吃过之后,休息了半炷香,楚沢起身道:“老丈大恩日后定当报答,这是小子给老丈侠义的酬金,还望老丈不要如上次那般推辞,不然小子可真要长留不走了。”

  老头顿时愣神,老妇人用手指戳了他,老头才回神接过道:“行,就冲公子这份心思,老头子不收就是做作了。”

  楚沢一笑,拱手道:“小子就此作别,老丈就不必送了。”

  老头高兴,心中不想送,可还是把楚沢送到阑珊前,待楚沢走后,炫耀道:“老婆子看吧,我说啥来着,这娃子虽犯了事,却极懂礼数,娃子所杀之人肯定该死,我们算是做了一件好事,老天爷肯定会保佑我们的。”

  老妇人眉开眼笑摸着怀中两贯钱,笑眯眯道:“老头子,要不现在咱就去青云县?”

  老头瞪了老妇人一眼,道:“看看你,有钱了就和那官老爷一样,狗改不了吃屎。”

  “你说什么?”

  老头见触了逆鳞,连忙干笑道:“没什么没什么,买买买,我现在去牵骡子过来。”

  老妇人一把拉住老头,道:“老头子你听,有马蹄声。”

  老头停下脚步极细聆听,慌忙道:“快躲起来,怕是官府上门了。”

  “把所有村民都赶出来。”

  呵斥过后,近百人将青云村围了个水泄不通,青云村顿时鸡飞狗跳,一群老幼全部被推搡出来集中在一处,为首之人高声道:“你们有没有看到一群人往这边逃窜?那些可是杀人凶犯,若你们据实不报,按律全部砍头。”

  村民面面相觑心慌意乱,好些人都往老头与老妇人这边望去,那为首的甚为心细,见村民如此定有隐情,当下下马把一人拉了出来,厉声道:“你有没有见过?”

  “没,没有,小民没,没见过。”

  为首那人对那村民踢了一脚,又把一人拉出,这次不再客气抽刀架住村民脑袋上道:“你呢?”

  那村民见那大刀寒光闪烁,吓得瘫倒在地,颤颤巍巍指向老头夫妇二人,道:“方,方才他们收留了一个身上带血的人。”

  为首之人命人把夫妇二人拖了出来,喝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夫妇二人肝胆俱裂,早知当初就悄悄把人带回来才是,现在如何是好。老头狠狠瞪了一眼那吃里扒外的东西,枉他当初收了钱还分了那人不少,甚至这里的村民哪个没受过他的恩惠,现在却反咬一口,老头也甚有骨气,道:“他说谎,根本没这回事,请大人明鉴。”

  为首之人三步并两步,一计刀柄狠狠砸在指认之人脑袋上,那人顿时血流如注扑倒在地,整个人差点晕了过去,求饶之余仍指着老头夫妇二人道:“大人,他说谎,好多人都看到他带了浑身是血的人回来,上次也是这般,他就是在说谎。”

  为首之人已失去耐心,方才搜查不利被狠狠训斥了一顿,心中火气正旺,再次来到老头跟前先是一顿暴揍,随后恶狠狠大刀一架喝道:“再不说实话,便让你人头落地。”

  老妇人见自家老头被打得奄奄一息,掏出那两贯钱道:“求求官爷放过我家老头子,老头子财迷心窍,求求官爷放了我家老头子吧。”

  为首之人心中一喜,喝道:“那些人去了何处?”

  老妇人指了一个方向,扔掉手中的钱护在老头身上。

  为首之人抬首望去,眼前数十丈开外是一处密林,若那刺客逃入林中当真麻烦了。

  “你,去禀报赵侍郎已知刺客行踪,留下十人,其余下马与我追击那刺客。”

  “大人,这些村民怎处理,押往刑部吗?”

  “全杀了。”

  楚沢这边暗骂自己太过放松警惕,深入林中便听到细微的马蹄声,辨析之下竟有近百余骑,不一会便听到村子方向传来哭喊声。心中一突,老头若不守信将他行踪供述,心中着实懊悔不已,早知问清此林通向何方,然后再杀了老头夫妇二人才是,来到这世上竟变得软弱了,若在前世,一切目击证人都会成为他的刀下魂。

  “去救他们?”

  楚沢被心中冒出的想法下了一跳,刀枪无眼,更何况是百人骑兵队伍,冲入敌阵不被乱枪捅死,也会被活活累死。但话又说回来,一旦老头招认,这些村民十有八九都会被冠以同谋,关入牢房还算轻了,流放砍头亦不为过,不然怎能对得起杜新忠这个吏部尚书的职位。

  楚沢在救与不救中徘徊,脑门已是见汗,咬了咬嘴唇,不管老头招与不招这林中确实不能再待了,当下一狠心,身形舒展往东面奔去。

  楚沢所使的正是迷幻步,迷幻步乃天下第一等轻功,由百年前魔门领袖方大先生毕其半生所创,相传百年前胡蛮入侵中原,正是方大先生在乱军从中领悟而出,可以说这门轻功也算是军中操练的一部分。方大先生死后不久便已失传,到如今世间流传的口诀太过简单,想从中参透出迷幻步适用于当今武林,怕是穷尽一生也无从下手。

  方跑出一里,耳畔杀声震天,夹带着声声哭喊,楚沢停下脚步凝望青云村,半响过后眼中尽是寒芒,脚下一顿,瞬息横跨小溪,笔直踏步而去。

  楚沢不觉得自己有多么高尚,更不觉得这些人的性命与他有何关系,乱世中死人是正常之事,就算千年以后,那些被称为恐怖分子的人依旧以杀人为乐,虽夹带着政治因素,可他们眼中的百姓却非百姓,只是他们踏上政坛的垫脚石罢了。

  青云村烟尘滚滚,一队骑兵冲出,楚沢料想得没错,这老头肯定出卖了他,只是楚沢内心却没有半点怨恨,有的只是杀戮。

  楚沢突然想起前世接了一趟任务,所属的雇佣兵团与另一支相遇,身上所有炮弹所有子弹倾泻完之后开始一场肉身近战,敌人以数倍于我方强行冲刷,那时候身上仅有一把匕首,正是凭着一股意志拼尽脱力才强行把他从死神边缘拉了回来等到了援军,所以到了今世,这把匕首成了他一生的遗憾,才有如今腰间的短刃。楚沢很少用,但它如同一颗定心丸,只要触摸到它,楚沢就会觉得再怎样的困境也会化险为夷。

  “来者何人?”

  骑兵队才冲出几息,便见一道白影从右侧飞来,脚下幻影重重,竟不起一丝烟尘。待到近前,白衣蒙面手持一把漆黑长剑至上而下劈了下来,就近马上一人一分为二,切面如同一块镜面平整无痕,脑浆、鲜血、内脏几息之后受迫崩裂而出,染了周边骑兵一大片血迹。而来人剑势不减,生生把马儿拦腰截断,血与肠子流了一地,马儿气息未绝,四肢仍不停刨着地,场面看起来异常血腥诡异。

  “杀了他,那人是刺客。”

  为首之人大呼小叫下了命令,众人忍着恶心催马迅速围住楚沢,长枪大刀或刺或砍往楚沢身上招呼。

  楚沢落地屈膝含胸对着几杆长枪挑去,长枪应声而断,剑中蕴含的内劲把几人震下马来,不过几把大刀已带着劲道从头上劈来。

  楚沢不慌不忙一个驴滚躲避滚入一匹马下,看似狼狈却是最实用的招数,冲势不减,楚沢黑剑上挑,同时滚出,左手抽出短刃径直横切斩断前方马儿前蹄。

  后方一声巨响,再看那马儿已被楚沢一剑切开肚皮四肢呈大字趴在地上,血流了一地,那肠子则露在马身四周,仍旧是一幕血腥场景。

  马上士兵不明所以摔了个狗啃屎,慌忙提刀撑起。可楚沢怎会给他起身的机会,楚沢一连串动作就是为了逼迫马上之人落地,躬身脚下一蹬躲过长枪与大刀,如一道离弦之箭直刺落地的士兵,手中短刃顺势郑出,一刀划过眼前落地的士兵,奇迹般回到楚沢手中。

  一声声人畜惨叫让为首之人双眼泛猩红,想不到短短几息间白衣人干净利落斩杀了三人,这等功力着实骇人。

  “列阵。”

  只见这些骑兵不再对楚沢截杀,而是迅速集中形成数列排阵成椭圆阵型,虽集结当中被楚沢给斩杀三人,但阵势已起,四面照应,方才下降的气势竟无声再次提升。

  擒贼先擒王,楚沢自然懂得这个道理,可那为首之人见势不妙早已逃遁后方,再想杀他已经是不可能了。再看骑兵阵型,楚沢心中一凛,直接飞身后退。

  为首之人冷笑,喝道:“两翼出击,长枪准备。”

  楚沢回首抖见那长枪士兵举起长枪暗讨不妙,一个纵身想脱离包围圈,可那些骑兵甚为了得,大刀舞得密不透风,楚沢无奈只好后退,可后退之时那长枪兵手中长枪早已脱手。

  长枪如黑压压的蜜蜂群铺天盖地飞来,惊得楚沢一身冷汗气息不调,面对突如其来的长枪风暴,楚沢无从躲闪,只能舞起黑剑把周身护住。

  上过战场之人都知晓,长枪长六尺有余,重达十余斤,枪头更是以精铁所筑,受训的长枪兵全力郑出的力道何止百斤,一枪下去直接把穿铠甲之敌来了个对穿。楚沢一身轻装,身上带伤,手中黑剑虽舞得密不透风,但以一己之力想抗衡数十杆铺天盖地而来的长枪简直就是螳螂挡车自不量力。

  楚沢震出几杆长枪后,手臂已有些麻木,腰间刚包扎的伤口崩裂血流如注,脚下迷幻步倾尽全力施展,仍被数杆长枪划过身躯,留下数道不大不小的伤口。

  楚沢身在其中终于知晓,那些吹嘘高人可在万军从中取敌领首级的人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想他几近步入宗师境界,面前才不到百人却已让他黔驴技孤左支右挡,得想办法跳出这该死的阵型。

  楚沢不停后退,不停施展迷幻步寻找可乘之机。

  不知不觉楚沢已退到离青云村最近的一处茅屋十丈开外,若是平常只需一息便可跨过,奈何长枪一杆接一杆,他有心无力。

  暮然间两杆长枪居然一前一后飞向他胸口,楚沢挑开左右几杆长枪之后早已无法抽出空隙挥剑。

  可就是这样危险的境地,一个人的潜力可无穷放大,楚沢右手挥出一剑,长枪应声而断一分为二从他身边飞过,楚沢左手猛然抓住随后而来的长枪使劲伸直左手,可那长枪力道实在太大,枪势摩擦着左手径直奔往楚沢胸口。

  楚沢大喝一声,身子偏了少许,长枪直接把肋部刺了个对穿,楚沢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整个身子倒飞了出去。

  长枪势大力沉,把楚沢整个人撞入茅屋当中。楚沢受力又是一口鲜血涌出,双脚如平沙落叶般倒滑,楚沢忍着伤痛举起黑剑在眼前横切了下去,顾不得伤势反身一个纵跳,施展迷幻步在青云村来回穿梭。

  “速速围住村子,前面将士拦住那刺客。”

  之前留下的十人本想斩杀了这些村民,可前方突然传来骚乱,十人同时望去,仅一小会就让几人咽了几口唾沫,暗想那白衣刺客实在了得,面对近百人如入无孔之境。

  而今见那白衣刺客在村落来回穿梭,一时找不到人影,十人分散开来不正中白衣刺客之怀?十人相顾无言,不约而同聚拢起来凝神戒备。

  楚沢如今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这些村民死活与他已经无半点关系,凭一腔热血却忽略了自身能力,逃出枪雨已是庆幸,他再傻也不会为了这些村民而牺牲自己。

  “楚沢,上马。”

  楚沢心有旁骛未曾极细辨析声音出处,闻声寻至大概位置却见右侧浓烟缭绕并无半个人影,暗想难道是暗灵的人来救他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引 第二章 天山雪影 第三章 我是何人 第五章 去而复返 第六章 同命鸳鸯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