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口诀网!

首页 > 目录 > 《骨尸》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三千尺

第五章 三千尺

常断更 2021-04-08 00:48:16
话。  亲眼目睹此景,华戊三观登时歪了,用手直指庄稼汉,“妖,妖孽,竟用怪力鬼神之术。”抡拳便砸。  李白见此拽住华戊,“华兄,别兴奋,我看这里有事有蹊跷,你记不记得我当天……”李白话没说着,突生异象。  庄稼汉痛苦……呻吟,脸变紫,眼肿胀,皮肤脱屑,李白、华戊,注意到异象,忙远离丧尸猪,凝神戒备。。...

骨尸

推荐指数:10分

《骨尸》在线阅读

  就在李白端详黑刺时,在丧尸猪尸体周围及远方出现几缕闪烁不定的光,它嘶嘶作响犹如毒蛇吐信。

  李白、华戊,注意到异象,忙远离丧尸猪,凝神戒备。

  李白眼前的光越来越密,浮现出阴影,当阴影化为人形,光便消失不见。

  二人面前出现一名壮硕汉子。

  李白、华戊面面相觑。打量着大变出的活人。

  只见他着古装,扎麻绳,一副庄稼人打扮,他扛着锄头,四肢魁梧,憨厚的脸庞写着诧异。

  “俺这是在哪儿?”他开口说话。

  目睹此景,华戊三观顿时歪了,用手直指庄稼汉,“妖,妖孽,竟用怪力鬼神之术。”抡拳便砸。

  李白见状拽住华戊,“华兄,别激动,我看这里有蹊跷,你记不记得当日……”李白话没说完,突生异象。

  庄稼汉痛苦呻吟,脸变紫,眼充血,皮肤脱屑,血管暴起,身体腐烂,扭曲成一种诡异的站姿。

  四五个呼吸间,完全尸化。

  “怼死它!”李白竖起黑刺,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锄头丧就是一扎。

  一声脆响,黑刺撞在疯狂抡动的锄杆上,李白一个趔趄只觉虎口发麻。

  李白稳住心神,细瞧之下,发现锄头乱舞并无规律,顿时心中有底。

  这锄头丧看似威猛,但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

  李白举起黑刺,瞄向锄头丧头部,卯足劲猛扎下去,黑刺穿过锄头间隙。

  “噗。”黑刺尖带着脑浆从锄头丧后脑勺探出。

  锄头哐当一声落地,锄头丧一声闷响倒下。

  李白抽出黑刺,在锄头丧的衣襟上擦着血。

  他望向华戊,一副你快来夸我的样子。只听华戊远望;说了一声:“贤弟,我们速撤!”

  李白望去,五个丧尸从远处林中蹒跚而来,发出恼人呻吟,腐烂的皮囊盖不住饥饿的胃囊,暴露出最原始的冲动。

  李白长枪在手,手刃锄头丧的快意还在,顿时自信爆表,他的脑海中回荡起“敌军还有30秒钟进入战场。”

  李白奔行,一枪刺入领头丧尸头颅,“firstblood!”

  紧接着,他横过黑刺,用底部击碎侧方丧尸的天灵盖,“doublekill!”,连杀两个丧尸后,李白肩膀传来一阵酸麻。

  “我体力不足,得速战速决。”

  李白卯足气力,深呼吸,在确定剩余丧尸的头部位置后,找准时机猛扎三枪。“triplekill!”“quadrakill!”“pentakill!”三个丧尸依次倒地。

  原本想开溜的华戊看得目瞪口呆,下巴都要掉了。

  “ACE!”李白顿时找到了在工地里拆墙的感觉,他本想轮圆黑刺,来一个华丽收场,以便在华戊面前树立威望,无奈精疲力竭,只好作罢。

  他将黑刺立在地上,握住中端,支撑身体,大口地呼气。

  华戊见此景,不禁动容,忙上前。

  李白忙摆手,终究端不住。

  “别,别跟我说话,我缓缓。”他腿一软,顿感天旋地转,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一炷香的时间。

  李白缓过心神,但没起身,他思考着一个问题。就在他灵魂出窍时,他意识到,丧尸凭空出现与丧尸猪死亡有关。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李白睁开眼,望着天空。

  华戊见他清醒,忙嘘寒问暖,欣喜地推着他的身体。

  这一推把李白的思路都推散了,他也不恼,抻个懒腰,起身。

  李白昏倒时,华戊仔细检查了丧尸遗骸,与平日所见的丧尸无异。

  李白并不放心,又一番仔细查看,才下定论。

  如此看,汉中郡凭空出现的丧尸与刚才的情况相同,是什么因素触发这种传送机制,还需要探究。

  李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整个事件。

  他思索着,“我应该跟庄稼汉一样,是被传送到这里,但为什么我没有变成丧尸?难道是时候未到?”想到这里,李白一阵脊背发凉。

  华戊见李白脸色忽明忽暗,不禁担心,“李兄,我看此地不宜久留,不如我们找些吃食,速速赶路。”听到这话,李白就是火大,这张捕快是铁公鸡转世,出来闯荡连干粮都不给,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李白擦干黑刺上的污迹,向血瀑布行进。

  “在下着实佩服,贤弟不仅练就一身金钟罩功夫,还舞得一手好枪。”华戊不是奉承,身在末世,都很看重有本事的人。

  李白浑身酸痛,强忍着摆手。

  如今他可不敢夸大,生怕回到郡里,再被赶鸭子上架;让他猛屠个丧尸王之类的生物,虽然他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种生物,就算没有,让他再屠个完全尸化的丧尸猪,也是九死一生。

  “说来惭愧,我这枪法其实稀松平常,但不知怎的,想到你我兄弟情义,不忍你血溅当场,我便神武异常。”说到这,李白顿了顿。

  “但终究是虚张声势,最后竟晕厥过去,如若不是华兄护我,此刻我早就是一摊血水了。”李白脸不红不白的说道,他自己都被自己打动。说到动情之初,他还仰望苍穹,深深叹气。

  闻听此言的华戊不禁热泪盈眶,尤其是李白的最后一句话,捧得他不禁飘飘然。

  华戊竟停下脚步,忘记了刚才自己所说的此地不宜久留,他砸吧着嘴,细细品味,越想越有道理,尤其是那后半句。

  “原来是我救了这毛头小子!”“英勇如我!”“汉中之光!”一个个声音在华戊的脑海里回荡,顿时有一种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象那红日光的感觉。

  “华兄,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速速赶路吧。”李白见华戊的面部流露出别样的神采,不由得心中一喜。

  “看来,我将这老小子打动了。”李白赞叹自己拍马屁的功夫,这可都是跟工头学来的,这厮最会捧董事长了。

  “哦哦,好,上路!”华戊缓过神来,甩开膀子,神气十足地走在了道路的最前面。李白心中又是一喜,这老小子竟然替我开路,看来被我感化,我真是影帝啊。

  李白、华戊在二人在林间谨慎穿行,由于一直没有找到食物,必须节省体力,二人遇到丧尸能躲就躲,能跑就跑,除非避无可避,才击毙丧尸。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没有必要在林间刷怪。

  走了大约两个时辰,李白嗅到空气中夹杂着一丝血腥味,而且这里的空气变得有些湿润,二人越往前走,这种感觉就越深,接着他们听到了瀑布冲击水面的声音。

  李白举目眺望,那条血瀑布近在咫尺,它犹如一条负伤的水龙,不甘地从山洞中奔逃而出,它厚重的身躯涌出浓烈的鲜血,它的头颅无数次地撞击着山崖,激出血花,剧烈的轰鸣声响彻山间。

  二人面色喜中带忧,快走几步,来到山脚下。

  刺鼻的血腥味,让李白与华戊都眉头紧皱,李白感觉自己就像是喝了一杯甲鱼血兑白酒,不仅血腥味浓,而且画面如此血腥,使得他脑袋发晕。

  “华兄,看来血源就是这里。”李白抬头望着被瀑布半遮半掩的洞口。

  “李兄独具慧眼,不错,瀑布的水与这山洞流出的鲜血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血瀑布。”华戊说道。

  李华二人离近后,才发现,整条瀑布高于山洞口的部分水质清澈,但当这缕清澈的水经过洞口时,便被鲜血染红。

  “华兄,这洞口距离地面有二十多丈高,你我二人,可怎么上去啊。”李白不由得犯起难,寻思华戊会有办法。

  “贤弟,说的有道理。”华戊来了一个马后炮,李白顿时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如今肚中无食,身上无力,徒手爬山,爬到一半,跌落下来,还不得来个粉身碎骨。

  “哈哈,这山崖要是有藤绳和利器,则事半功倍。”华戊缓缓地说道,李白听到这里,神色一缓,充满期待的问道:“难道华兄有藤绳和利器?”

  “哈哈,没有!”华戊大笑一声,闻听此言,李白差点被气得喷血,本来这身上的一股猪大肠味,就让李白很是烦躁,华戊这老小子竟然还戏耍他。

  “但是。”华戊卖了个关子,李白听到但是二字,强把一口怨气咽下。

  “这山巅后侧是有路的。”华戊一副指点迷津的样子。

  “路?”李白诧异地问道。

  “贤弟非是本地人,不知此事倒也情有可原,眼前这瀑布名为蛟龙吐,乃是汉中的三大名胜之一,夏日炎炎,文人骚客长聚于此,登高观景,吟诗作赋,好不快哉。”华戊神采奕奕地说道。

  “我靠,这是旅游景区啊?”李白脱口而出。

  华戊闻听此言,非常不解,但却忍住不问,好不容易自己技高一筹,可不能露怯,遭这毛头小子嘲笑,便说道:“对对对,贤弟竟也知道旅游景区,真是出乎意料。”华戊面不改色,看着满脸黑线的李白,不禁暗爽。

  李白垂头丧气地跟在华戊后面,二人来到山崖后侧,一道蜿蜒石阶直通山洞。

  “贤弟请。”华戊心想也不能过分打压年轻人,便让李白先走。李白心想,这老小子是想让我打头阵,他提了提黑刺,向山上走去。

  二人也是饿的没了气力,不做交谈,蹒跚前行。

  来到洞口,血腥味异常浓烈。

  华戊点燃火燧,李白目睹这一小节火把,竟有些热泪盈眶,这伙铁公鸡竟然拿出了消耗品,太不容易了。

  华戊以为李白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到达目的地,有些激动,不由得也感慨起来:“贤弟,你日后便会习惯,末世嘛。”

  听华戊这么一说,李白心里一惊,“他怎么知道我说他们抠门的?”不由得惊恐地点头,嗯了一声。

  火光映红了洞内,让人豁然开朗。

  一名身披残破软甲的无头尸体赫然出现在二人面前,在它裸露的皮肤上暴起青筋,但唯独那左臂跟常人无异,还是小嫩肉般的样子。

  李白看到这里,估摸着此人是在尸化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被某人斩首,进而终止了尸化。

  令李白惊诧的是它的右臂,足足有左臂三倍粗,给人一种浑然有力的感觉,“好一个麒麟臂啊”李白感叹道。

  就在李白仔细打量尸体的胳膊时,华戊拽了拽李白的胳膊说道:“你看他的脖子。”

  华戊将火光凑的更近,李白将目光转向那尸体的脖子,顿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在那尸体的脖颈断裂处,无尽的鲜血喷涌而出,连绵不绝,原来整个瀑布竟是被一具尸体染红的!

  “我靠!漫画啊,我靠!这是唐伯虎点秋香的七省文状元兼参谋将军,绰号对王之王的对穿肠啊!这么多血!要喷死啊!”李白心中万马奔腾,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三观岂止是歪,直接碎了。

  李白擦了擦额头的汗,冷静下来,立刻又想到了一个词:泄洪!

  这具尸体积蓄了广袤的力量,在爆发的时刻,被人斩掉头颅,含恨而终。

  这人虽死,但它体内的力量却需要时间来散去。

  李白想到这里,不禁庆幸,幸亏死了,这等怪物,如果苏醒,将是一种多么恐怖的情景。

  李白离近尸体后,发现在这具尸体的背后,竟有一柄长弓。

  他喜上心头,俯下身,将长弓从尸体的身子底下拽了出来。

  弓很沉,细细观察质地像是某种动物的骨与筋混合而成,弓的表面透着暗红。

  华戊见李白得到长弓,倒不眼馋,毕竟自己不会用弓,拿了也没用。

  华戊默不作声地去脱无头丧的软甲,“华兄,你要做什么?”李白急要制止。

  没想到这老小子有这癖好?李白顿时一顿反胃。

  只见华戊不作理会,慢条斯理地将无头丧的软甲褪去,然后穿在了身上,虽然穿起来有点松垮,但是也是很开心的。

  华戊号称神行华,这身软甲刚好适合不善攻伐的他。

  李白顿时了然,不作理会,他把玩着手中的长弓,发现弓臂上竟有刻字。

  李白借着火光,认清了这三个字是这样写的:“三千尺。”

  “华兄,你怎么不吃惊啊?”李白指着被扒光的喷血无头尸体,朝华戊问道。

  “这有什么吃惊的,贤弟读过《山海经》吗?”华戊问道。

  “当然了!”李白听华戊这么问,感觉被侮辱了,自己也是拜读过鲁迅先生的《阿长与山海经》的。

  “所以说啊,华夏大地无奇不有,只是你以前没见过而已。”华戊摆出一副才高八斗、学识渊博的模样说道。

  李白见状,真想考考他《山海经》中的偏门内容,让他噎住,但无奈自己看完书就忘,只好作罢,不由得感叹,书到用时方觉记不住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重大事故 第二章 中国制造 第三章 汉中五神捕 第四章 黑刺 第五章 三千尺 第六章 不屑一顾(每天都会更新 除非世界末日)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